天津松鼠找房網(wǎng)-美麗屋

天津松鼠找房網(wǎng)-美麗屋一站式購房平臺

天津房?jì)r(jià)有什么變化,20年前,如果我在天津買(mǎi)房了......

來(lái)源:天津松鼠找房網(wǎng)-美麗屋 發(fā)布于 2024-06-08T11:19:41 點(diǎn)擊: 54

1998年房改剛剛開(kāi)始時(shí),天津不少人還在等單位分房,對商品房都抱觀(guān)望態(tài)度。當時(shí)市面商品房都不多,銷(xiāo)量也一般,房?jì)r(jià)非常友善,那時(shí)候北京二環(huán)的房?jì)r(jià)還很低,天津這點(diǎn)地方就更不用說(shuō)了。

那一年,房子還是用來(lái)住的天津房?jì)r(jià)有什么變化,族叔找到了這么一段資料,應該能說(shuō)明一些情況:市內六區和東麗區、北辰區范圍內的新建磚混二等單元式多層樓房和鋼混,二等高層樓房,每建筑平方米由1050元調整為1070元(一級地段)。其他結構等級住房成本價(jià)在1997價(jià)格基礎上上調2%。那時(shí)的房子就是用來(lái)住的,根本沒(méi)有炒房一說(shuō),人們也大多沒(méi)有投資的概念。結個(gè)婚也不必擔心買(mǎi)不起房子和車(chē)子。

看看現在天津的房?jì)r(jià),雖說(shuō)與北上廣深相比算是便宜的,但是這幾年漲得也是挺快的。

要是能回到20年前,在天津多買(mǎi)幾套房,現在想工作了就出去工作,不想工作了回家做個(gè)收租子的收租公、富婆,也算是愜意的人生了。

1998,天津

可是

20年前讓人懷念的

難道僅僅是平易近人的房?jì)r(jià)嗎?

20年的時(shí)光里

天津變化可不少

你還記得它的樣子嗎?

1998年的天津天津房?jì)r(jià)有什么變化,你還記得多少?

1998年,天津市職工的年平均工資9946。那個(gè)時(shí)候的“萬(wàn)元戶(hù)”,會(huì )得到所有人艷羨的目光。

1998年的天津,下崗流行,很多在工廠(chǎng)干了幾十年的工人下崗了,有的提前過(guò)上了退休生活,有的重頭再來(lái),走上了人生巔峰。

1998年1月14日,繼津門(mén)“三絕”狗不理包子、耳朵眼炸糕、十八街麻花之后,“貓不聞”餃子定為津門(mén)“四絕”。(誰(shuí)定的不可考)

時(shí)至今日,無(wú)論是族叔一生黑的狗不理也好,還是耳朵眼十八街也好,這三絕仍然活躍在全國舞臺上,而貓不聞,連萬(wàn)能的某寶都買(mǎi)不到了……

1998年,新村市場(chǎng)建成

二十年前,還略顯偏僻的新村市場(chǎng)建成,坐落在北辰區的新村市場(chǎng),讓人一聽(tīng)名字就覺(jué)得“我靠這么遠的地方誰(shuí)去??!”

20年后,這里已經(jīng)發(fā)展成了如今的繁華,新村市場(chǎng),也早就改成了蘇寧易購。

那一年天津泰達全勝殺回甲A

1998年,泰達接手了剛剛降級的天津足球隊。那一年的泰達,勢不可擋,22戰11勝11平0負,積44分,進(jìn)42球失22球,位列甲B頭名重回甲A賽場(chǎng)。這些名字,你還記得幾個(gè)?

天津泰達足球隊1998年成員名單:

領(lǐng)隊:許連波、李海生

主教練:藺新江、西蒙內斯(亦為吉梅內斯)

教練:劉俊鴻、吳澤民、陳金剛、馬賽洛

隊員:1.施連志2.郝海濤3.石勇4.高飛5.邵庚6.李時(shí)鋒7.朱藝8.王俊9.方根燮10.遲榮亮11.福爾特12.田玉來(lái)13.佐拉14.馬云嶺15.孫建軍16.侯桐17.高玉勇18.奧斯瓦爾多19.盧欣20.于根偉21.霍建廷22.張鳳梧23.王軍25.賈驥26.雷莫斯28.張效瑞29.劉晨30.李健

那一年天津——名古屋航線(xiàn)開(kāi)通

出國旅游,對現在的天津來(lái)說(shuō)是如此輕松的一件事,然而二十年前的1月16日,天津機場(chǎng)剛剛迎來(lái)了他的第一個(gè)國際航班,天津——名古屋。不過(guò)這件事當時(shí)知道的天津人很少,因為98年,別說(shuō)國際航班,國內航班又有幾個(gè)人坐得起?

那一年彩虹大橋通車(chē)

1998年11月6日,濱海新區南北大動(dòng)脈彩虹大橋竣工通車(chē)。

那一年順馳立交橋開(kāi)工

永遠在堵車(chē)的順馳立交橋,二十年前還只是一片空地,剛剛準備施工建設。

那一年周鄧紀念館建成開(kāi)館

1998年2月28日,周恩來(lái)鄧穎超紀念館建成開(kāi)館。

那一年華聯(lián)商廈擴建完成

1998年10月28日,華聯(lián)商廈在原中原公司的基礎上進(jìn)行二次擴建。也就是我們如今在金街上看到的模樣。

1998年的天津,出租車(chē)的起步價(jià)還是5塊,私家車(chē)也沒(méi)有普及,小中巴不能刷卡,起步價(jià)只要5毛錢(qián),大中巴刷公交卡5毛,不刷卡1塊。

1998年的天津,天津樂(lè )園還在,那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過(guò)山車(chē),大概是8090后這些天津人不可磨滅的印記。

1998年的天津,和平路和濱江道上面的人還很多,還是人們常去的地方,至少要比現在人多,那時(shí)才是名副其實(shí)的金街。

1998年的天津,人們還是習慣去百貨大樓這樣的地方去 。

1998年的天津,三條石還在。三條石據說(shuō)是天津鑄造業(yè)發(fā)祥之地,它緊臨著(zhù)大胡同。如今我們只能憑著(zhù)記憶去想著(zhù)三條石的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。

1998年三岔口地區,引灤入津工程紀念園正在建設中。那時(shí)還沒(méi)有跨在橋上的天眼。

1998年的天津,孕育著(zhù)不平凡

1998年的天津,高考還是全國一張高考卷子,總分為750分。填志愿時(shí)候,生物工程、信息工程都是當年聽(tīng)起來(lái)很牛逼的專(zhuān)業(yè)。

1998年的天津,人們買(mǎi)書(shū)還是習慣去新華書(shū)店,穿梭在一排排書(shū)架之間,沒(méi)有咖啡,沒(méi)有音樂(lè ),沒(méi)有座椅,買(mǎi)完就走。

1998年的天津,沒(méi)有建地鐵,沒(méi)有BRT,從東到西,從南到北,公交車(chē)一等就是老半天。出行主要靠自行車(chē),出一趟遠門(mén)也不像現在這樣快。

天津房?jì)r(jià)升降_天津房?jì)r(jià)大變臉_天津房?jì)r(jià)有什么變化

1998年的天津,公用電話(huà)開(kāi)始全部使用桌式投幣電話(huà)。那時(shí)候大家按顯示的價(jià)格投下1元或者5毛之后,電話(huà)就開(kāi)始倒計時(shí)了,快到規定時(shí)間時(shí),還會(huì )發(fā)出“嘟、嘟、嘟”的提示聲,每到這時(shí)候就只能飛快地說(shuō)完剩下的話(huà)。

1998年的天津,家里剛開(kāi)始安裝固定電話(huà),那時(shí)候的電話(huà)號碼只有7位,也是奢侈品了。當時(shí)我還上大學(xué),我們班和最有錢(qián)的男童鞋都安裝了,然后經(jīng)常打電話(huà),覺(jué)得非常新奇。

1998年的天津,流行聽(tīng)廣播電臺。那時(shí)候只有7個(gè)電臺,就反反復復來(lái)回聽(tīng)。至今,族叔都還保留著(zhù)晚上躲在被窩里聽(tīng)鬼故事的記憶。

那一年,天津流行起櫥窗衣裳。愛(ài)美的姑娘都眼巴巴兒的望著(zhù)櫥窗,沒(méi)毛病小掐腰兒,墊肩的花外套是那個(gè)年代的標準一水兒的賞心悅目,在族叔心里根本不過(guò)時(shí)。

1998年的天津,大眾浴室、高檔美容院和個(gè)體發(fā)廊,如雨后春筍般涌現。

1998年的天津,臺式電腦是個(gè)新奇的東西。照相機、移動(dòng)電話(huà)、空調和微波爐,這些都是是奢侈品,不是家家戶(hù)戶(hù)都有的東西。家里會(huì )有縫紉機,衣服破了就讓奶奶補一下,還會(huì )用上好看的動(dòng)物貼花。

1998年,一輛奔馳就要91萬(wàn)人民幣,裸車(chē)價(jià)哦!當年的奔馳國內參考價(jià)300萬(wàn)左右,300萬(wàn)是什么概念呢?可以在天津買(mǎi)好幾十套房產(chǎn)??!當年的大哥大也價(jià)值不菲,基本在2-5萬(wàn)左右。當年奔馳配大哥大可是頂級壕標配。

△大哥大+奔馳

1998年以前的婚禮還很樸素,沒(méi)有五星級酒店,沒(méi)有大排場(chǎng),沒(méi)有車(chē)隊,更沒(méi)有媒體直播,那時(shí)燙發(fā)算是很時(shí)髦的事情。招呼上家里所有親戚去天府酒店,擺上十幾桌,熱熱鬧鬧。

1998年的天津,一代人的芳華

1998年,沒(méi)有wifi,更沒(méi)有微信,在手機也還不普及的年代,電視節目成為了每一個(gè)天津人生命中的必不可少。

1998那一年,天津沒(méi)人知道有一個(gè)叫方瓊的女孩,在1999年的時(shí)候主持了一檔叫做《激情九九》的節目,影響了很多河北人、天津人的童年。

1998那一年,王菲和那英在春晚唱了一首《相約九八》,成為了很多人對于春晚和九八年最深刻的回憶。

1998那一年,一部改編自瓊瑤同名小說(shuō)的古裝清宮喜劇《還珠格格》橫空出世,從此承包了很多人童年的寒暑假。

1998那一年,《泰坦尼克號》在中國內地上映,年輕帥氣的小李子成為多少女生的夢(mèng)中情人,當時(shí)的我們也捂著(zhù)眼睛看完了整部電影。

1998那一年,趙本山、高秀敏、范偉“鐵三角”,首次組合亮相春晚。

那個(gè)時(shí)候,雖然是整個(gè)香港作為華語(yǔ)樂(lè )壇領(lǐng)軍地位的最后一次輝煌,但我們依然都聽(tīng)著(zhù)四大天王的歌,走在天津的大街小巷。

1998那一年,德云社成立

1998年,如今紅遍全世界的德云社剛剛成立,郭德綱還不認識于謙,也不知道張文順,票賣(mài)不出去,臺上一群演員,臺下一個(gè)觀(guān)眾的情況也發(fā)生過(guò)。

1998那一年,《沒(méi)事偷著(zhù)樂(lè )》在天津開(kāi)機

1998年5月5日,電影《沒(méi)事兒偷著(zhù)樂(lè )》在天津開(kāi)機。這部馮鞏領(lǐng)銜主演的電影,在當時(shí)引起了不小的轟動(dòng)。

但這一年,內地樂(lè )壇也逐漸開(kāi)始蘇醒,任賢齊的那首《對面的女孩看過(guò)來(lái)》成為了當時(shí)眾人皆知的戀愛(ài)神曲~

這一年,由四大名著(zhù)之一改編成電視劇的《水滸傳》正式上線(xiàn)央視,而與此同時(shí),《好漢歌》又捧紅了中國內地歌壇的另一位巨星——劉歡。

這一年,我們的張國榮哥哥尚在,由張國榮和梅婷主演的電影《紅色戀人》才剛剛拍攝。

1998那一年,里奇馬丁的《生命之杯》響徹世界,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巴西和法國的對戰萬(wàn)眾矚目,在那場(chǎng)比賽當中,羅納爾多卻如同夢(mèng)游。最終巴西0比3飲恨,法國在本土如愿捧得金杯。

1998那一年,比爾蓋茨發(fā)布了 98系統,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才剛剛興起。

那一年,剛進(jìn)聯(lián)盟兩年的科比,成為了NBA歷史上最年輕的全明星賽首發(fā)球員。而如今,他已經(jīng)退役了。

那一年,周杰倫寫(xiě)了兩首歌,一首叫做《眼淚知道》送給劉德華,一首叫做《雙截棍》寫(xiě)給張惠妹,但都被拒了。如今的他,已經(jīng)是兩個(gè)孩子的父親。

那一年,還在中戲上大三的章子怡接到張藝謀邀請出演《我的父親母親》,至此成為了“謀女郎”以及后來(lái)的“國際章”。

1998年的天津,遺忘的煙火氣息

是的,細數天津的1998,有太多說(shuō)不盡的故事。市井生活里的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,再回首,已然成為了記憶。

1998年的天津,還沒(méi)有多少高樓大廈,更多的是小巷子和小院子,鄰里和睦相處,歡聲笑語(yǔ)。夏天喜歡在樓底下乘風(fēng)涼,不像現在,你可能連隔壁都不認識。

夏天,男孩子們去河里游泳,回家后取一瓶汽水咕嘟咕嘟喝下去,然后擦擦汗,赤膊著(zhù)上身又出去玩了.......

1998年,天津街頭還有不少老手藝人,蹦爆米花的、彈棉花的、剃頭刮臉的,理個(gè)發(fā)只要5元錢(qián),現在的理發(fā)店隨便理一次頭收費20、30元。

是的,1998年,其實(shí)對于很多天津人來(lái)說(shuō)沒(méi)什么特別的,印象比較深的無(wú)非是,那一年的天特別熱,那一年的雨特別大。

它就是普通平凡的一年。

但是,歷史的齒輪卻從來(lái)都沒(méi)有停止,在這里,這座城市正在孕育著(zhù)人們的希望和夢(mèng)想,從那一年開(kāi)始逐漸萌芽、長(cháng)大,只是當時(shí)我們并未發(fā)覺(jué)和意識到,過(guò)了多年再回過(guò)去看,很多事情在當年就埋下種子,最終匯成了時(shí)代的潮流。

電影《甲方乙方》里有句臺詞甚好,如今改編完套用一下:

1998年過(guò)去了,我很懷念它。只恨自己當時(shí)沒(méi)買(mǎi)房!

今天不求贊

覺(jué)得有用你就贊賞

給族妹午餐加個(gè)雞腿吧!

tag標簽:

責任編輯:天津房?jì)r(jià)
天津咨詢(xún)熱線(xiàn)
天津看房團

免責聲明:凡注明“來(lái)源:天津松鼠找房網(wǎng)-美麗屋”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天津松鼠找房網(wǎng)-美麗屋所有,未經(jīng)授權不得轉載;已經(jīng)授權使用的轉載需注明出處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(wǎng)將追究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部分文章轉載自網(wǎng)絡(luò ),不構成投資建議,也不代表天津松鼠找房網(wǎng)-美麗屋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,如需修改或者刪除,請聯(lián)系本站。文中所涉面積,如無(wú)特殊說(shuō)明,均為建筑面積。